<input id="csc3x"><rt id="csc3x"></rt></input>
  1. <var id="csc3x"></var><var id="csc3x"><rt id="csc3x"></rt></var>
  2. <input id="csc3x"></input>

    1. <label id="csc3x"></label>
       
      文體要聞
      奔向那碗桂林米粉
      來源: | 作者:三聯生活周刊 | 發布時間: 2021-02-01 | 2742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  日思夜想的米粉

        去桂林寫米粉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味蕾的記憶。2014年,我剛畢業不久,去桂林出了一趟差。如今已經想不起住在哪個酒店了,只記得附近有一家米粉店:店鋪面不大,大概四五個平方米,靠墻擺著一溜長桌、幾張凳子,來吃粉的人一個挨著一個。人太多,很多人就端著米粉站在店門口吃,有的還會晃悠到馬路對面,與街坊聊聊天。我記得自己吃的是一碗干拌粉,說是碗,其實只是一個不銹鋼的盤子。在我的印象中,食客對米粉是有很大的操作權的——當掌廚師傅將加了鹵水和牛肉、鍋燒的粉遞過來以后,食客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加上酸筍、酸豆角、辣椒等等。這些加料擺在店里的公共區域,多達七八種。這些關于桂林米粉的碎片影像一直停留在我的記憶中,我其實已經想不出粉的味道,但記憶暗示我,那碗粉的味道是非常美妙的,以至于我總是心心念念想著再回桂林吃一次粉。
        比起我這種作為過路者突然萌生的興趣,白先勇對桂林米粉的牽掛是更深的。白先勇是桂林人,離開桂林時,白先勇只有6歲,他卻清清楚楚地記得鸚鵡山、斗雞山、雉山、駱駝山、馬鞍山、風洞山……更記得花橋橋頭的許多米粉店,米粉又細滑又柔韌,“從此一輩子沒忘過”。他說小孩子的眼睛就像照相機一樣,能把看到的東西拍下來,這些圖像都在心里存了檔。上世紀90年代,這些童年的記憶和鄉愁被白先勇寫進了短篇小說《花橋榮記》里。這里需要指出一下:小說里的花橋榮記是一家米粉店。胃里的鄉愁依舊難以抵擋。每次回到桂林,白先勇三餐都要吃米粉,一餐能吃得下五兩。這個五兩可不是我們理解的計量方式里的“五兩”。在桂林,一斤大米,在經歷加水浸泡、磨漿、濾干、和團、壓榨、煮等多個工序后,能夠生產出2.6斤的米粉。所以白先勇嘴中說的“五兩粉”其實是1.3斤米粉,這還沒有算上與米粉相配的牛肉、鍋燒等。盡管如此,白先勇卻說再多也吃不飽,因為肚子里的鄉愁太多。一碗米粉也是廣西文史學者林志捷日思夜想的。他出生于1963年,離開家鄉已有20年,后來定居在北京,他在電腦上打開桂林市的地圖,給我講桂林的米粉好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還是因為漓江的水質好。漓江發源于興安縣境內的貓兒山,從源頭向南,江水進入靈川縣境后,200來公里水流經過的都是喀斯特峰林地貌,水質偏堿性。而興安縣北部屬湘江、長江水系,沿岸多為黏土嶺,水質比漓江酸性強。桂林人相信,桂林的米粉好吃,完全得力于這一段喀斯特峰林地貌的水質,離開桂林百八十里,就是從桂林請的師傅,也做不出像桂林的米粉了。
      黄色网站在线
        <input id="csc3x"><rt id="csc3x"></rt></input>
      1. <var id="csc3x"></var><var id="csc3x"><rt id="csc3x"></rt></var>
      2. <input id="csc3x"></input>

        1. <label id="csc3x"></label>